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_名人传记-傅说文化历史
傅说文化历史网广告位

德国是怎么统一的

时间:2018-01-25 13:43:14编辑:梓岚

世界上也许再没有比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被人为地分裂更让人悲伤的。而统一,对于一个民族来说则应该是盛大的节日。

发生在1989年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政治地震中,只有德国是以统一而不是以分裂告终。但是,这种统一实质上却是资本主义的联邦德国对社会主义的东德的吞并。德国政局的变化是从大批公民逃往西方开始的。而这一情况的发生又与柏林墙的作用和当时东欧政局动荡的大环境是分不开的。

在二战结束前夕,根据《雅尔塔会议》精神和《波茨坦协定》规定,德国在战后被划分为四个占领区,同时,位于苏占区内的柏林市也同样被划为四个部分,它们分别为美、英、法、苏四国占领和共管。

1949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德)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东德)先后宣告成立。德国正式分裂为两个国家。从此柏林也分裂为东西两部分。

从地理上说,柏林位于民主德国境内,距东西德边界有176公里。从行政上说,柏林实行四国共管、分区占领下的“政治独立”。

柏林墙

在柏林分裂之后到建筑柏林墙之前的时期,东西柏林之间和西柏林与东德其他地区之间的边界一直是开放的。这条边界共长164公里,其中45公里与东柏林相连,既无安全措施,也无检查,边界线蜿蜒在街道、住宅区、树林、花园或河道中间,每天有约50万人通过边界。

为了阻止大量东德人通过边界逃往西柏林,1961年8月11日,东德的国防委员会签署了建筑柏林墙的命令。从这时起到1989年10月,经过不断修建完善的柏林墙就矗立在柏林市和德国人民的心头,这座高墙高达3.5~4.2米,全长近170公里,其中水泥墙114.5公里,铁丝网55公里(主要架设在以河流为边界的水面上)。沿柏林墙共建筑瞭望塔290个、地堡137个、警犬桩274个。此外,还建有108公里长的防汽车壕和防坦克路障,123.5公里长的电网和一触即发信号的铁栅栏,以及同样长度的巡逻道,还有一些布雷区和自动射击装置。

这就是举世闻名的柏林墙。

除了仅存的7个过境站外,柏林墙实际上阻绝了东西柏林之间、西柏林与民主德国其他地区之间从高架车到地铁、从柏油马路到河流湖泊的一切交通,一堵墙隔断了原来一个城市两部分居民之间的正常交往,包括有亲缘关系的居民之间的自由往来。

1989年5月2日,匈牙利拆除了同奥地利边界上的铁丝网和其他边防设施,两国公民只凭护照就可以自由往来。这就为民主德国公民经匈牙利绕道奥地利前往联邦德国开了方便之门,从而形成了战后最大的一次居民出走浪潮。

东德人逃往西方国家

到7月底,已有上千名东德人经匈、奥边界逃到西方国家。8月,经匈奥边界出走人数急剧上升达数千人。9月到11月,越来越多的东德“难民”涌向匈牙利,以致匈牙利政府不得不决定在9月11日零点开放其西部边界,允许在匈牙利逗留的东德人前去西德和其他西方国家。

由于民主德国公民能够经由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等国大量地逃往西方,柏林墙已名存实亡。伴随着这股出走的浪潮,民主德国局势也开始出现动荡,在许多城市出现了大规模的群众游行、示威活动。

在公众出国和群众示威浪潮中,反对派组织也纷纷建立起来,并积极参加和策动群众示威活动,向统一社会党及政府施加压力,示威游行愈演愈烈,最终导致了昂纳克政府的垮台。

1989年10月18日,德国统一社会党召开十一届九中全会,孤独的昂纳克宣读了他的辞职声明。

东德党和国家的新的领导集体开始向反对派作出一系列重大让步。强调同反对派组织的“合作”、“对话”,进而承认了反对派的合法存在:大批更换党政领导干部;提出通过“激进的改革”以稳定形势的方针。但是群众依然对现实不满,人们依然外逃、依然示威游行。

反对派的各种抗议活动继续不断升级,提出更多的政治要求,局势越来越难以得到控制。迫于强大的压力,11月9日,民主德国部长会议作出了一项令世界震惊的决定:宣布开放东西德之间的柏林墙和全部边境。

当晚8时,东德政府发言人迈尔在电视台宣布了部长会议批准的旅行新规定。一时间,人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穿上大衣,披上围巾,甚至没忘带上几瓶香槟,各自来到就近的过境站。果然,凭着身份证出去了,然后又回来了。一个青年工人犹豫了一下,拿着身份证,又一次来到过境口,这一回,连身份证都不用了。拥挤不堪的人流显然难为了警察,他们已无法执行公务。安全部长米尔克一跺脚认可了:已无法查验证件了。

东西德人、东西柏林人就聚集在了柏林墙下,越过过境站人们相互拥抱、亲吻,欢呼声和哭泣声响成一片。

在开放边界的最初10天里,前往联邦德国和西柏林探亲访友、参观游览的民主德国公民就达1000多万,几乎占了民德总人口的2/3。民主德国内务部公布的数字说,警察局到19日为止已签发了1000多万私人旅游证,并批准了近2万份长期移居国外的申请。#p#分页标题#e#

从东到西,人流滚滚。

但是,大墙倾倒也并没能遏制急转直下的局势。12月3日,克伦茨为首的政治局集体辞职,克伦茨本人辞去了党中央总书记职务。

在社会动荡、国家危难之时,12月8日、16日和17日,德国统一社会党提前召开了特别代表大会,将党的名称改为“德国统一社会党—民主社会主义党”,并同意放弃党的领导地位,实行多党制。1990年2月4日,又发表声明,将党的名称彻底改为民主社会主义党,表示同德国统一社会党“彻底决裂”,并强调要走“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道路”。

1990年3月8日,人民议院大选提前举行。这时,民主社会主义党仍有70万党员,以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为纲领,主张维护民德的国家主权,反对联邦德国吞并民主德国,认为两德的统一要有利于欧洲统一的进程,不能成为新的危险策源地。

但是,大选结果却是德国联盟获胜。德国联盟以其政治主张在竞选中得到联邦德国(西德)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的大力支持,那就是:接受联邦德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模式,通过民主德国加入联邦德国实现统一。在竞选中联邦德国总理科尔6次亲临民主德国助选。

他说,只有德国联盟上台,联邦德国政府才会大规模援助民主德国。并许下诺言:如果德国联盟获胜,两德将实现货币联盟,民主德国公民的存款可以1∶1的比率兑换成联邦德国马克,他还强调民主德国公民不必对统一后的社会福利保障担心等。

科尔的声援使德国联盟的影响迅速超过其他党,掌握了在新的人民议院中的主导权。并选举基督教民主联盟议会主席团主席洛塔尔·德梅齐埃为政府总理,在新政府24名成员中,基督教民主联盟占了11名,社会民主党7名。反对党通过大选把民主社会主义党完全排除在新组成的联合政府之外。

1990年5月18日,两德签署了《货币、经济和社会联盟》,这意味着民主德国接受了联邦德国的法律制度和经济制度,正式向联邦德国的制度转变。随后,两德又于8月31日签署了《德国统一条约》。根据条约,原民主德国的14个专区改划为5个州,按联邦德国基本法第23条于1990年10月3日加入联邦德国,这就以法律形式确认了联邦德国对民主德国的吞并。统一后的德国继续留在美国控制之下的军事组织——北约之内。

1990年10月3日,以科尔统一德国的“十点计划”为基础,以民主德国归并到联邦德国的方式两德实现了统一。社会主义的民主德国不复存在,作为华约成员国的民主德国也随之消亡。

 

本文标签:德国 欧洲 柏林墙
本文专题: